• 此爱绵绵

    此爱绵绵

    一个大学二年级男生,在校外游泳时,不幸溺水身亡。死时年仅二十岁。事情非常突然。学校电告他家中,请速速来人。几天后,学校在火车站上只接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和一个十四岁的小孩儿,两人穿戴极为破旧。原来死者的父亲也已于大学生出事的前两天离开了人世,被车撞死了。老太太是学生的母亲,小女孩是他的妹妹。他们生活在老区。 学校的老师们听到这个消息,全都惊得呆住了。他们望着这个来自西部贫困山区的老母亲,无法想像她怎样承受这人间两起悲剧的重压。 学校实在担心出事,派了两名女教师看护她。十来天,两位教师一直小心地陪...

    日期:2016-11-05
  • 一张双座电影票

    一张双座电影票

    那本来是一张很普通的电影票,普通得如同电影票背面印着的那个日子:1992年12月12日。只因为它浓缩了一个冬夜的美丽回忆而在我心目中显得不再普通。更重要的是,它默默地验证了人世间确实存在着这么一种纯真透明的男女之情:比友情浓,又比爱情淡。 那一天晚饭后,我安静地坐在露台的葡萄架下捧读一本《百年孤独》,翻到第57页时,服务员叫我听电话。穿过从露台到服务台的那条长廊时,我有一点预感,好像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果然是他。他第一句是礼节式的问候,第二句是问我晚上有没有约会。我答没有。他匆匆地说:"今...

    日期:2016-11-05
  • 温柔的爱

    温柔的爱

    一对母女住在西雅图郊外,有天年轻的妈妈上班时将六岁的女儿邦妮托给邻居。 下午邦妮在邻居家门前草坪玩耍,街角突然出现一辆车失控冲过来,飞过草坪将小女孩撞到街上。 警察很快就赶过来,第一个警察冲过去看邦妮,一看就知道她伤的很重。但他也无法做什么,只好将她抱起来,他就这样一直将她抱在怀里。救护车到达时邦妮已经没有呼吸,医护人员立刻为她装上人工呼吸器,紧急送往医院,急诊室的人员抢救一个多小时,终告不治。 其中一个护士焦急地联络邦妮的母亲,要告诉她早上她在吻别的小女孩已经不在人世。护士说到这可怕的消息时...

    日期:2016-11-05
  • 虚职实爱

    虚职实爱

    一位家境贫寒的女大学生,从遥远的乡下来到北京。她来京上学还不到10天,家中就传来噩耗,父母姐妹在制做花炮的过程中,竟然在一声爆响里全被炸死了。家中房倒屋塌,不剩片瓦。从此女大学生举目无亲,再也没有一分钱的生活来源。 她含着眼泪向学校提出退学。看来这是惟一的办法。老师问她日后打算怎么办,她说家中有一亩一分地的水田,还有一头老牛。19岁的她面临着另一种生活,回家种地,做一名乡野农妇。 老师听罢她的叙述,流下同情的泪水,同学们也为这名还来不及熟悉的同学赞助车费。可转天老师告诉她,说我爱人在学报工作,编辑...

    日期:2016-11-05
  • 人情冷暖,人间百态

    人情冷暖,人间百态

    又是一夜无眠,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陪伴我多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户射进来,预示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一切如旧。只是你走了,守着空落落的房子,我的眼泪又一次滑落下来。回想以前的一切,连吵架都变成了甜密的回忆,酸中有甜,苦中有泪。你走了我想到的都是你的好,你的坏你的缺点都想不起来,这大概就是一了百了的怀念法则吧。 昨天以前的同事来看我,说要吃麻辣烫,我的心不知怎么的莫名的疼痛,又回想起了我们以前开麻辣烫的日子。起早贪黑的讨生活,活的是那么的辛苦,眼看着我们的女儿也上班了,我们的低保也下来了,我们也该享福了。...

    日期:2016-11-05
  • 种花的邮差

    有个小村庄里有位中年邮差,他从刚满二十岁起便开始每天往返五十公里的路程,日复一日将忧欢悲喜的故事,送到居民的家中。就这样二十年一晃而过,人事物几番变迁,唯独从邮局到村庄的这条道路,从过去到现在,始终没有一枝半叶,触目所及,唯有飞扬的尘土罢了。 "这样荒凉的路还要走多久呢?" 他一想到必须在这无花无树充满尘土的路上,踩著脚踏车度过他的人生时,心中总是有些遗憾。 有一天当他送完信,心事重重准备回去时,刚好经过了一家花店。「对了,就是这个!」他走进花店,买了一把野花的种籽,并...

    日期:2016-10-07
  • 慷慨的情谊

    一只名叫威伯的小猪和一只名叫夏洛的蜘蛛成为朋友.小猪未来的命运是成为圣诞节时的盘中大餐,这个悲凉的结果让威伯心惊胆寒.它也曾尝试过逃跑,但它毕竟只是一只猪.看似渺小的夏洛却说:"让我来帮你."于是夏洛用它的网在猪棚中织出"好猪","查克曼的好猪"等字样,那些在人类眼中被视为奇迹的网字让威伯的命运整个逆转,终于得到了名猪大赛的头奖和一个安享天命的未来.但就在此时,蜘蛛夏洛的命运却走到了尽头. 这是一个善良的弱者之间相互挟持的故事,但...

    日期:2016-09-30
  • 请问您这儿有上帝卖吗

    请问您这儿有上帝卖吗

      一个小男孩捏着一美元,沿街一家一家商店地询问:“请问您这儿有上帝卖吗?”店主要么说没有,要么嫌他在捣乱,不由分说就把他撵出了店门。      天快黑时,第二十九家商店的店主热情地接待了男孩。      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满头银发,慈眉善目。他笑咪咪地问男孩:“告诉我,孩子,你买上帝干嘛?”      男孩流着泪告诉老头,他叫邦尼,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他是被叔叔帕特鲁普抚养大的。叔叔是个建筑工人,前不久从鹰架上摔了下来,至今昏迷不醒。医生说,只有上帝才能救他。邦尼认为:“上帝一定是种非常...

    日期:2016-08-12
  • 爱,那么疼

     一      我从小就不喜欢她,因为她总是打我。我从外面玩饿了跑回家,总是习惯的大喊一声奶奶,一边到处找吃的。她就会踮着脚走到我后面来,抬起手,在我的屁股上猛拍一巴掌,大吼:我让你叫奶奶!火烧火燎的疼。我捂着屁股,眼泪打着转转。      我一直想走,回到奶奶家去。好几次趁她不注意逃离了小院子,结果没跑到村口就被她捉回来,免不了一顿打,她好像随时都有一股无名的火气。      她的钱藏在裤子口袋里,包了两层手绢。那手绢白白的,上面绣了一朵牡丹花。我一直觊觎这手绢,可她藏的严严的。她每样东西似...

    日期:2016-08-12
  • 夜半门铃响起来

      苏山是一名特警,经常在夜里办案,很晚才回家,可不管回来多晚,妻子小段总要等到他平安归来才能入睡,这种习惯自从结婚到现在,一晃就是三年。      这天傍晚,小段又收到丈夫的手机短信:“亲爱的,我今晚有任务,你一个人吃得开心点。早点休息,不用等我。”三年来,小段收到数不清这样的手机短信,每次收到,小段总是回复说:“好的,我在睡梦中等你归来。”这次,小段回短信时恰好被旁边一位好友见到,好友取笑她说:“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那么酸?”小段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她知道,旁人无法知道丈夫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时的危...

    日期:2016-08-12
总:16 页12下一页尾页